电波企鹅46343

乀(ˉεˉ乀)

  他以为他会感到不可置信,愤怒,失望,但是他错了。
  当刀划开他曾经最亲爱的下属的脸颊时,他发誓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兴奋过。
  “你在想什么呢,东方求败。”
  天下无贼一记短拳快准狠地击到了他的要害,过度的疼痛被兴奋麻木,喉头的腥甜和脑内的嗡鸣让他有种呕吐的欲望。显然这不是想那些奇怪的东西的时候。
  东方求败抓住了天下无贼还未来得及收回去的左手,看着他收缩起来的瞳孔,猩红地血液顺着他因少见光而变得苍白的脸庞流下,洁白的贝齿间溢满了粘稠的血液,平时总是打理得整齐的头发散乱着、被血液黏在一起。
  他发誓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兴奋过。
  于是他,凑过去咬了一口他鲜红的嘴唇。

评论(4)

热度(33)